2009-01-14

城裡的月光


09年1月1日的月光, 給我拍下來, 彎彎的一片, 漆黑的天空, 只有一顆星星相伴.

讓我想起許美靜多年前的一首歌"城裡的月光", 歌詞內是兩個分開的人, 但是感覺卻很甜, 她祝福遠處的他, 等待相見的日子. 每一次聽見這首歌也想起多年前的一個由林奕華制作的舞台表演, 我曾合作過的一位柔弱大男孩阿董, 在舞台上獨個兒婉若地揮舞木劍, 舞台上方是一個圓滿的月影, 背景正是播著許美靜的這首歌, 孤獨而期盼, 冷清清卻又熱切的感覺深深印到心上.



大學時代很喜歡看"進念二十面體"的舞台表演, 其實有時是沒有分舞台還是觀眾席, 總會很多新穎, 超出框框的想像. 然後認識林奕華(當然我認識他, 他不認識我啦), 進而參與進念及其劇團的演出. 那個時候我的樣子性格不夠突出, 無法參演, 只可退守幕後. 但我很喜歡林奕華的制作, 沒有進念的驚人變幻多端, 卻是男孩獨有的溫柔, 或者他是男兒身有著細密的心思, 連帶他的文字我也喜歡. 當他到我的大學作講者時, 我是帶著他的著作坐頭排及第一個取簽名的粉絲.

有一本書內(我都忘了書的名字), 他描寫的吻, 不是用咀唇去吻, 而是把眼睛靠近對方的眼睛, 然後一起閉合, 打開, 雙方的眼睫毛輕輕撥動, 柔軟地撫摸對方的眼睫毛及眼皮, 好像蝴蝶飛舞, 他名之為"蝴蝶吻".

他其中一本散名名叫<<太多男人, 太小時間>> :)

畢業後, 我已忘記了舞台. 久別多年, 上一次欣賞他的作品, 竟然是"萬千師奶賀台慶", 我會買飛也是因為林奕華.

他的劇團 <<非常林奕華>> http://blog.sina.com.cn/fclyh

4 則留言:

梁巔巔 說...

"而是把眼睛靠近對方的眼睛, 然後一起閉合, 打開, 雙方的眼睫毛輕輕撥動, 柔軟地撫摸對方的眼睫毛及眼皮, 好像蝴蝶飛舞, 他名之為"蝴蝶吻"."

極正!

the inner space 說...

嗌!Macy 姐,
這樣是十分不衛生呢!


巔巔兄:
以你閣下特有潔癖,點可以接受呢?
雙重標準?

macy 說...

梁巔巔,

係哦! 好浪漫哦呵!


space,

正如接吻一樣, 交換唾液也很不衞生吖. 但是在愛情裡, 卻是雙重標準哦!

梁巔巔 說...

Space 兄, 拍吓拖就會明咖! Haaaa!

Macy: 果然勁呀!